摘要:第几次考公了。。。确实需要扳着指头好好算算,算上国考、省考,次数应该不会少。当然,还是很佩服某些一年参加考公三次以上的同学的。

第N次考公-空空裤兜

第几次考公了。。。确实需要扳着指头好好算算,算上国考、省考,次数应该不会少。当然,还是很佩服某些一年参加考公三次以上的同学的。

因为在职,也就抱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想法考的,对于最终的结果在报名前的是没有预期的。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,次次裸考,次次被刷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了。报名的时候也就是选择一下,哪个单位离家近点,哪个分数更低一点,资格要求不高的那种单位,因为电子类的专业,限制还是比较多的,很多的职位都不能报。

10月报名。离家近的一个县城两个职位,其中一个需要工作经验,而且审核通过的人数也较少,就试着报了报,结果竟然通过了,连电话询问都有,以前还会问问你的基层经验是怎么回事。直到报名结束,这个职位审查通过的也只有15个人,比起几百比一、几千比一的职位,这个职位的竞争压力简直弱爆了啊。

11月考试。裸考,基本每次的感觉都差不多,蒙呗。申论,大神都考80多,我能考40都算好成绩了。因为是偷着考试的,所以就周六到省城,周日考完后直接杀到车站,赶上班车就能在午夜回家,第二天继续上班,谁都不知道,哈哈。当然,预防工作还是要做的,万一考点不开大门,堵车导致赶不上等等原因回不来的话咋办,所以提前还是用其他借口请了假的,回来了把假销掉就行。

1月,成绩在某个晚上发到手机了。睡觉的时候才看到短信,看到成绩,惊讶坏了,当时想着应该差不多能进面吧,没管,直接睡觉。第二天在办公室看面试名单,真进了,比面试线还高出不少。这下需要准备准备面试了。买了两本书,有空的时候就瞅瞅。因为寒假学校还有事情,也就在正月闲了的时候看了看别人的答题思路,顺便记一下某些套路。YY面试,对着电脑我说不出来;组团面,我压根就不认识其他人。

资格审查需要单位的同意报考证明,这个就没法在偷偷搞了。和领导实话实说了,领导很大度,去吧,是个机会。资格审查的障碍一扫而空。

3月,事情很多。资格审查接着就是面试,所以出发的时候请了好几天假。单位那几天正好特别忙,手头也有工作,请假的时候感觉挺难说,因为不知道会安排哪天面试,只能说面试完我就赶紧回来。资格审查很快就结束了,看了面试单,第一天,很好。下午溜达了会,晚上继续看书,那两本书还是没看完。住的快捷酒店,隔音巨差,斜对面的电梯一直响。

面试的时候,又抽了六号位。等待的时候倒不是很紧张,和一起的说说笑笑。进入面试考场,面试官念第一题的时候,突然感觉好紧张,太阳穴两侧的血管感觉跳动幅度好大,只能尽力想答案,尽力放慢语速说。到第二题的时候,终于没啥紧张的感觉了,有啥说啥,能说几点就说几点的节奏。成绩出来,比上次面试高了0.2分,感觉看书也没啥效果。出去后就等着我后面一位考生,他和我一个职位的。他出来后表情很差,说了成绩后直接扭头就走了。

过了几天,体检公告出来了。这个时候我是真开始紧张了。工作几年,体重渐长,血压也跟着升高不少,而且好久都没有做过体检,也不知道这身臭皮囊到底有没有问题。大量喝水+素食几天后就去体检。一大早,大巴带着我们在市区转圈,转了好多圈后到了体检中心。挨个项目开始测。捡几个逗比的点说一下吧。抽血:因为是组里的最后一个,前面看着他们抽,可能我的表情比较。。。带队老师还问我是不是怕疼。轮到我的时候,疼到没有,可抽不出来血啊,别人攥着拳头学开始冒,我得松开拳头再攥紧,才搞定三管血。色盲:能认识颜色,却不能说出那是个啥动物,磨蹭好大一会才搞定。这里劝各位有散光的同学,记得离那个本远点。下面说最逗比的事。进了体检中心,我就开始内急,问了带队老师,告诉我问下带队护士,问了后告诉我不可以,好吧,我憋着。最难受的就是一堆人开玩笑的时候我竟然不能笑,那个痛苦啊。捱到彩超,医生压肚子的时候我让轻点,问我怎么了,如实相告啊,结果她告诉我,尿急就去上厕所啊,男的又不用憋尿,我次奥,我次次次次次次奥,逗我玩呢啊。憋了两个多小时,最后告诉我不用憋的,出来后直接到尿检,终于放松了。

体检完了就没有消息了,隔几天出来一个公告,体检不合格。。换一个考生,再隔几天,又出公告,再换。秉着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的原则,提心吊胆的等着。直到4月中旬,电话告知政审我自己需要准备啥。赶紧给领导说啊,到这步了,别前功尽弃了。政审人员到单位和以前的单位去了解了情况,拿了单位的鉴定,感觉没啥差错。

7月,从4月一直等到7月。同事都问了我N遍我啥时候走,我竟然还在原单位。录用公告出来后的事情就比较利索了。领调档函、商调函,会原单位办理各种手续。因为是学校,归教育局管,人事海归人社局管,教育局还行吧,至少知道领导长啥样,人社局去找领导签字,连领导长啥样都不知道,办公室如果找不到就两眼一抹黑,不知道去哪找了。最后是在高中班主任的帮助下找到了人社局长签了字。后面的就比较顺利了,除了多跑几趟之外。

8月,一个新的菜鸟上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