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六月,很忙的六月。基本上六月的时间都交给工作了。 刚开始,学生要就业,高考监考,准备建党节的合唱,还有日常工作,都不知道该先忙哪个。 6月5号,开会安排我去送学生就业,这下,其他的工作就彻底撇开了,只忙这一个。 6月6日早8点半从学校出发,下午两点半到西安,5点20上火车,一路无语的硬座经过20个小...

六月,很忙的六月。基本上六月的时间都交给工作了。
刚开始,学生要就业,高考监考,准备建党节的合唱,还有日常工作,都不知道该先忙哪个。
6月5号,开会安排我去送学生就业,这下,其他的工作就彻底撇开了,只忙这一个。
6月6日早8点半从学校出发,下午两点半到西安,5点20上火车,一路无语的硬座经过20个小时到上海。又是大巴,空调,比站在潮热的外面好很多,晃到厂区。
进厂就马上组织学生开始入场,期间状况百出啊,协议出问题,学生资料出问题,各种问题,顺带吐槽一句:电信,尼玛信号还能再差点不,真是移动电话移动打。直到学生挨个被领去宿舍,天也黑了。我开始提着被褥行李也去我的宿舍。天黑,拿着东西,觉得好远。
第二天开始,各种各样的事情接踵而至。核实身份不知道自己哪年出生的,身份证复印件模糊不清不能报道的,一转眼丢了识别卡的,取钱被吞卡的,签字千呼万唤找不到人的,不吃饭抱怨的,丢了身份证的,丢钱的,诸如此类,不一而足。这些还好,想办法解决就行了,最郁闷的就是干没两天就不愿意干这种,和家长协商,厂里协商,人力公司协商,还要汇报领导,最后还要想办法把人安全送回。各种折腾,闷热的天气里坐在户外,一遍遍的出汗。
乱七八糟的事情,闹腾了好久,两批送回去7个,又分两批,自己跑回去6个。还要挨个找人签补充协议。我的六月,就这样玩完了。
七月,暂时还得呆着,啥时候是归期啊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