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五月,其实很早就盼着这个月能早早的过完,因为这个月完了,前半年的工作基本就结束了,虽然肯定还会有乱七八糟的活等着我,但是至少不用背负过大的压力的,...

2014-05-空空裤兜

五月,其实很早就盼着这个月能早早的过完,因为这个月完了,前半年的工作基本就结束了,虽然肯定还会有乱七八糟的活等着我,但是至少不用背负过大的压力的,班主任这个全球最小的主任,害的我听见电话响都快神经质了。

整个月,也就干了两件事,一件本职工作,一件脑袋一热答应的事。

本职工作就是带领学生完成他们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段——高考,此高考是三校生的高考,非大家普通意义上的高考,虽然是一样的录取方式、一样的毕业证书。

因为不是在本地参加考试,需要带着学生去市里,就需要联系车辆、安排住宿、注意饮食等等,总之一路操心。怕他们晕车、怕他们丢失证件、丢失钱物、怕他们吃坏肚子、怕他们夜不归宿出事,反正各种怕,一路各种提醒。

好在一天的考试时间不算很长,考完联系好车辆就能直接回家了。至于成绩,等着吧。

脑袋一热的事就差点要了亲命了,本来没人愿意干的一差事,被N个人拒绝后找到我了,被我脑子一热给答应了下来,任务说起来也简单:不到36个小时的时间,开车700多公里到省城取几个学生的毕业证,然后返回,基本就是半夜走然后半夜回,特别熬人的一活。

我一个人,又半夜,肯定搞不定,拉了一同事就上路了,结果是俩路痴。

六盘山的隧道不知道啥年月已经封了,我俩都不知道,在六盘山镇下了高速就傻眼了,越走越不对劲,午夜两点多,黑乎乎的一片,连个活物都看不到啊。问路。。。118114、高速救援电话、110、交警队都问了,还是不知道咋走,原路返回吧,到高速入口处去问。人家也只能给你说个大概,边走边看边问吧,导航是不靠谱了。结果本来20多公里的国道路段,饶了高速、乡镇公路、国道,下来走了150多公里,那种坡陡弯急的小路,还不停的限速60,关键是我开不了那么快啊。迷路中摸索的时候,竟然还有路痴,一大卡车司机竟然拦住我问路,大半夜的被拦住,小心脏真的扑通了好几下。走完不认识的路,摸索到静宁,有高速了,走起。

回来的路是以前经常走的,结果又因为高速维修,被提前赶下高速,好在省道没有维修,导航设置正确还可以用,总算是再没有迷路,只是因为路不熟悉,不能开的很快,浪费时间。

几十个小时下来,头晕、腿胀、颈椎和脊背都不舒服,确实感觉年龄不饶人了,以前连续通宵上网也不会这么累。

在职硕士,混一文凭,看见招生群里好多都拿到通知书了,不知道有我的份没,其实已经没多少期待了,主要是我很有可能没时间去上,连参加考试的时间都够呛。

四月的政审过完后,五月多就公示了,没有意外的话,教师生涯估计很快会结束了。没有多少欣喜,感觉就是从一个坑跳入另一个坑。可以预见的改变就是:我可以下班关机,可以不接陌生号码的电话,也不用听见电话响都一惊一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