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哦,猛然醒悟,已经八月了。 七月的日子,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,词汇贫乏啊。 上旬,学校期末、家里有事,也就这么过了。中旬和下旬的状态基本一致,一边等待新工作的消息,一边继续在学校整理资料、作材料。 作材料这事,从五月末开始催的风生水起,知道七月末了,还在催,看来大家的拖延症都挺严重的。这事也没啥细...

2014-07-空空裤兜

哦,猛然醒悟,已经八月了。

七月的日子,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,词汇贫乏啊。

上旬,学校期末、家里有事,也就这么过了。中旬和下旬的状态基本一致,一边等待新工作的消息,一边继续在学校整理资料、作材料。

作材料这事,从五月末开始催的风生水起,知道七月末了,还在催,看来大家的拖延症都挺严重的。这事也没啥细说的必要,要检查,就需要整理资料,就需要收集资料,收集的过程是比较困难的,各种看脸色、听口气,整理起来之后还会因为各种意想不到的原因各种返工,听到返工的消息,剁人的心都有。

意外的去了趟青海,回家之后的高温让我格外怀念青海的温度,真真正正是汗流浃背啊每天,床烫的不能躺,还要这床能干啥。

工作的事情在月底前终于有了消息,可以办理各种手续了,这个过程各种苦逼,目前还没办完,留待以后述说。

就这样吧,热的闹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