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转眼4月中旬都快完了,3月的草还没有拔。 三月,和国家暴力机关打交道一个月,没有传说中那么麻烦,工作配合也算愉快,可能虽然同一单位,不同部门状态也不同吧。 三月,意料之外的轰动全国的消息,打乱了很多原本的部署,虽然失望,也还是坦然接受了,因为这种事除了接受,没有其他路。只是原本的计划乱了甚至取消,但...

2018-03-空空裤兜

转眼4月中旬都快完了,3月的草还没有拔。

三月,和国家暴力机关打交道一个月,没有传说中那么麻烦,工作配合也算愉快,可能虽然同一单位,不同部门状态也不同吧。

三月,意料之外的轰动全国的消息,打乱了很多原本的部署,虽然失望,也还是坦然接受了,因为这种事除了接受,没有其他路。只是原本的计划乱了甚至取消,但是工作量骤然增多一倍,两头兼顾,就怕最后两头都顾不了。

因为心脏还没查明白原因的不舒服,不喝酒一段时间,竟然坚持下来了,看到酒没有馋,暂时还没有习惯热闹的酒桌上我那不喝酒的无聊。

就这些吧,每天都很忙,落笔时发现无话可说,也想不起来一个月究竟干了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