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从今天开始,上海是最美丽的城市 我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,当时在大院里面我父亲是最大的官。部队是一个团,我父亲是团政委,经常有开大会的场合,他要在上面...

从今天开始,上海是最美丽的城市

我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,当时在大院里面我父亲是最大的官。部队是一个团,我父亲是团政委,经常有开大会的场合,他要在上面讲话,底下不断有掌声,我就特别羡慕。我的理想就是长大要做一个像我爸爸这样的人,你到台上讲话台下就鼓掌,多幸福。

后来慢慢懂事了,发现这条路挺难的。比如说我特别喜欢看电影,我觉得我要做电影明星就会有这样的待遇,但那个时候像我这样的人只能演反派的角色。那个年代的反派角色,像刘江演汤司令,不管你演得多好,中央领导接见的时候都得站在一边,照像的时候要站在最后一排,发言肯定是没有机会的。

上完大学以后我做了记者。记者不能随便抛头露面,比如说你到上海拿着介绍信直接到市委宣传部去采访,你什么真事都知道不了,他告诉你的全是好的方面,所以我们就隐姓埋名。从1985年开始做记者,我做了11年,走到哪儿都化装成当地人,这样可以了解最真实的消息。

一直到1996年,一个极偶然的机会,我成了电视节目主持人,有了这样的机会到处去给人演讲,接受大家的掌声。我觉得电视给一个人的光环很有意思,又特可怕:这个人一出来莫名其妙鼓掌,说个什么大家就笑,知道不知道都敢去讲。我们主持人通常都有这个胆量,往那一坐你们想听什么,你们出个题目,就敢讲一个小时。一个小时是60分钟,我统计了一下,58分钟讲的都不着边际,大家还得认真去听。

这次来是跟乡村教师朋友和我们上海的志愿者交流。乡村教师培训是我长征的时候有感而发,然后自己做了“崔永元公益基金”开始做起来的。到上海跟查先生喝茶聊天,他们说准备在上海也做,我们没抱太大希望,因为上海是干大事的地方,办世博会什么的。昨天下午一下飞机,我拿到这次乡村教师培训上海做的手册,我非常感动!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看不起上海,尽管这个城市非常发达,浦东的美、上海市区的壮丽已经超过了美国和加拿大,超过了日本东京,它也不一定能赢得别人的尊重;现在我们又办了世博会,依然不一定能得到别人的尊重——但是这次做乡村教师培训,我们上海自发来了这么多志愿者,他们发自真心地做慈善,热爱我们的乡村教师,从今天开始,它可以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!

不要看我们志愿者做的这一点事,比如说请乡村教师吃一点饭,给他们准备一点礼品,他们做的这样微不足道的事,为这个城市争得了荣誉。如果这个事情通过媒体传播到世界各地,那就是为中国争得了荣誉。当然我知道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尊敬的人,比如在座的乡村教师,他们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!

乡村刺痛了我,和谐从哪里开始?

2006年我们去长征时,筹了一些钱,大概是1800万,就想为乡村学校办一点事。我们走了236个乡村学校,发现为乡村学校做慈善特别简单,因为它省钱。办世博会7000块钱办不下来,但是为一个乡村学校解决困难这个钱就够了:你可以把它的水泥黑板换成玻璃黑板;可以给学校买10盒彩色的粉笔,孩子们从来不知道粉笔还有彩色的;可以给他买一个篮球、排球,买一个乒乓球案子;送他们一些书、一个286的电脑,因为那个地方没有网线,装了也没有用,几千块钱就可以翻天覆地了。我们20万就可以建成一个学校,30万这个学校还带操场,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善款的力量有这么大!

这个时候我接触了很多乡村教师和乡村的孩子们,我内心受到了深深的刺痛。比如乡村老师告诉孩子们,乘客坐在飞机的翅膀里。我们长征的时候正在举行世界杯,队员每天走路都在跟我说:“崔老师今天晚上能不能找一个有电视信号的地方,今天晚上有一个重要的比赛。”他们走路那么累还想看世界杯,我们就到了一个乡村学校,拿着足球就问孩子:“你们知道现在正在举行世界杯吗?”孩子们看着我一脸茫然。我问:“你们知道什么叫足球吗?”他们还是一脸茫然。这个省按说不穷,这个省的电视台一直在办超级女声,但孩子们不知道足球。然后我就告诉他们足球是怎么回事,当然绝密的消息我没有告诉他,比如说中国足球很臭什么的。然后我说:我告诉你们足球怎么踢,一边是11个人。我给孩子们做示范,我在广播学院读书时是校队的足球队员,但我是守门员,这个时候我给他们表现前锋的技巧,往后退了两步,飞起一脚,就把足球踢到牛圈里面去了。那个足球沾了很多牛粪。要让孩子们接着玩,所以我就把这个足球拿到水边洗干净了,摆在那儿让孩子们开始踢。孩子们排着队来踢,每个孩子踢完一脚都把这个足球拿到水边洗一遍,他们认为这个就是足球的规则。

那天我流泪了。我们离得不远,我们归一个总书记和总理管,我们是一个国家的人。我们少看一场世界杯的比赛都会觉得特别辛酸和遗憾,可是这些孩子连足球是什么都不知道,这叫什么公平?这个社会能和谐吗?我跟很多乡村教师谈,老师们都在想办法提高自己的能力,扩展自己的视野,老师无意之中就会给孩子谈到城市和农村的差别。我就在想这个后果:这些孩子通过老师的讲解了解了城市是怎么回事,也许心灵里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,他们仇恨这种不公平,仇恨城市。那么将来我的女儿和他们的女儿,我的孙子和他们的孙子走到一起,就会有没完没了的纠纷,就会有恶性事件。这不是对我的儿子和他的儿子不好,这是对整个国家不好,那样我们就没有和谐可言。

所以我一定要做一个基金,一定要做乡村教师培训。如果我们乡村老师的境界都提高了,一个乡村老师就能影响几十个、上百个孩子。他们不给孩子们播撒仇恨的种子,而给他们播撒真善美的种子。那么再过10年、20年,也许这个国家还没有那么发达,还是发展中国家,甚至因为所采用的经济模式不够科学我们还有可能退步,那都没有关系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人和人是在和谐的状态下生存。

在座有很多上海的市民朋友,也许你们的经济能力很好,有出国旅游的机会。我建议你们去一个国家——不丹。那个国家很小,但非常和谐。它的GDP,无论是总量还是人均,在国际上都排不上名次;但它的国民幸福指数比美国还高8位。所以我觉得和谐与幸福也许和GDP的增长速度,和经济总量、人均收入没那么大的关系,重要的是人性。我也在想这个乡村教师的培训,我们在北京做的是15天,在上海可能做10天、15天或20天。用这些时间让我们的乡村老师都成为一流的教师不现实,所以我建议培训的时候不要做教学方法的培训,来不及。我们应该做教育方式的培训。教书育人,我们不教怎么教书,教怎么育人。

市民不等于公民

我们乡村老师培训的这些孩子可能没几个大学生,没几个硕士,甚至一个博士都没有。但我觉得他们可以培养一批又一批合格的公民,一个国家的强大就看它公民数量的多少。坦白说,我们现在近14亿人口中公民的数量非常少,绝大部分是由市民组成的。我想和大家探讨一下公民和市民的区别。什么叫公民?公民是有权利和义务的,比如公民最大的权利是监督政府。我们经常会觉得政府是管我们的,错了!政府是为我们服务的。这不是我的发明,这是世界文明发展到今天的结论,这是在温家宝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里讲的要建设服务型社会,因为政府花的是纳税人的钱,所以它是为我们服务的。那么合格的公民他会监督政府。

第二,合格的公民要交税,是纳税人,我们每天都在交税。比如说那个小伙子在喝矿泉水,如果你的矿泉水是买的,我告诉你,你出的价钱里面有税钱。如果你抽香烟,香烟价钱里面有税钱,你买的每一样东西里面都有税钱,所以你是纳税人。所以2011年全国政协开会的时候我想提出这个议案:学习先进国家的一些方式,比如说美国、加拿大,把商品中的税钱单独标出来。这个东西标价19.99元,但你付账时交21元,为什么?19.99元是这个商品的价钱,剩下是税钱。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,它在提醒你,你是纳税人;在提醒你,你又交了一笔税。你天天都在交税,那你当然有权利去监督政府,约束政府。政府每花一笔钱,如果是我们纳税人的钱,要经过我们同意,我们要把公民都培养成这样的合格的公民——他们不是每天怨天尤人,他们交税然后监督。他们选举出政府的执行人来花纳税人的钱,该花的花,不该花的绝对不能花。要让政府花钱的时候没有那么容易,没有那么方便,这是社会文明程度的表现。

前一段一个朋友说,英国伦敦要办奥运会了,它那开幕式肯定不如咱们这个好,你们信不信?百分之百!因为英国政府不出钱,是伦敦市出钱,要选一个比较落后的区,然后在那个地方办奥运会,趁机把这个地方修缮修缮,改一改。只有政府出钱才可以不惜成本、不惜代价,花不起纳税人的钱,所以伦敦奥运会肯定不像咱们这么荣光。

2002年我去韩国参加世界杯开幕式,去的时候汉城什么标志都没有,还有3天世界杯就开始了。我说你们太不像样了,我们那儿提前半年就挂起来了,彩旗、气球,你们怎么什么都没有?他说我们是一个小国家,我们比较穷,钱要花在刀刃上,还差一天开幕的时候才把那些东西挂出来。等到开幕式那天,我们去参加,还差20多分钟的时候我才入场,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。我们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时,提前3小时还差点没赶上开幕式,可复杂了。但是在韩国20分钟就进去了,进去了以后有人发了我们两个闪光的棒,坐在那儿前面有一个志愿者给你提供嘴里叼的哨子,每个志愿者管四五十人,听音乐的时候先举这个再举那个,动作很简单,我们跟着他学。学完了开幕式就开始了,音乐响起,志愿者还在前面比划,我们就跟着他一块儿比划。回家的时候我老婆跟我说,韩国办世界杯足球赛团体操挺漂亮的,我说就是我演的,你不知道?省钱呐,非常省钱。

北欧那些国家以及法国办冬奥会时,它搭的那些看台非常漂亮。开幕式还没开始,下届冬奥会的承办城市已把这些看台什么的都买走了,那是可拆卸的。等开完冬奥会旅游团去参观,鸟巢没了,鸟巢已经拆了卖给那个城市,准备办下一届冬奥会了。这就是因为纳税人和政府的关系,非常正常,极端的正常,所以才会出现这么低碳、环保、经济、省钱同时又这么有脸面的方式。我们每一个市民要培养自己的孩子成为公民。咱们这一代来不及了,我们每一个乡村教师要把自己教的孩子都培养成公民。

刚才说了纳税,公民还有一项权利:爱你的祖国。我们现在也经常唱国歌,举行升旗仪式。但是爱国吗?我们的孩子爱祖国吗?如果给他两个选择,一个是祖国,一个是李宇春,你猜猜他会爱谁?说不准。爱国是一个深入人心的教育。我在迪士尼乐园看见一幕,一个美国的胖小子吃汉堡包,在那儿玩,穿了一个大裤衩,这个大裤衩就是美国国旗。他很胖,吃着走着累了,一屁股坐在地下,就把他的国家坐在底下了。我就说这个国家太自由了,自由到可以侮辱国旗。后来快闭园了,迪士尼有一个降旗仪式,奏了一段音乐,有一个两鬓斑白的退伍军人到那儿去降旗。这个时候游乐园里所有的人都站得笔直,那个美国的胖小子用手捂着胸,在唱美国的国歌,那一刻我又感动了。我知道他爱这个国家不是一个形式,而是发自内心的爱。但是有时候我们唱国歌、升国旗还真就是一个形式。

过去我们的国民教育出现了问题。怎么爱国家呢?我们过去的公民教育是:不要对这个国家说三道四,拣好的说就叫爱这个国家,家丑不可外扬。错了,真正的公民是有责任的,不光说这个国家好叫爱国,指出这个国家和政府运作过程中的毛病也是爱国,一定程度上讲是更爱国。我们应该想办法容纳这种声音,能让这种声音出来。

 

 

来源:《同舟共进》 2011年第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