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从国庆开始,轰轰烈烈的造假工作,今天终于告一段落。两个月的忙碌,最终的检查也就两三个小时,三个人走马观花式的检查完毕,丫就撤人了。还好,还好,没辛苦两月,换来一顿板子。 十月份,本着能拖就拖,能溜就溜的想法,是真没好好干,结果挨批了。还真是贱啊,放开让干,躲着、拖着,被批了,拼了命的干。我还好,每天...

从国庆开始,轰轰烈烈的造假工作,今天终于告一段落。两个月的忙碌,最终的检查也就两三个小时,三个人走马观花式的检查完毕,丫就撤人了。还好,还好,没辛苦两月,换来一顿板子。

十月份,本着能拖就拖,能溜就溜的想法,是真没好好干,结果挨批了。还真是贱啊,放开让干,躲着、拖着,被批了,拼了命的干。我还好,每天大不了回家迟点,有同事直接吃住在办公室,晚上在办公室耗着,白天抽空就斗斗地主,聊聊天,服了。

好不容易算是交差了,交给督办主任去检查了,想起来是不会返工了,也松了口气,又优哉游哉了,结果上周,就我的一部分内容返工了。几个兼职教师的名单怕被查出来是假的,问题是不论换成谁,都是假的,但是,人家是领导啊,领导说出的话岂有收回的道理,收回是不行的,改了之后出了问题人家还是不会承担责任的。看来不改是不行的,周五,缺少照片没动工,周六日家里呆着,周一这些家伙下午就来了,就一个早上的时间,差点要了老命。名单,毕业证,文件,技能证,课表,一大堆,整完马上12点,三楼到四楼,一口气来来回回又跑两个多小时,完工才发现腰酸腿疼啊。NND,拆订书针把指甲都拆没了。

晚上又开会,美其名曰检查前动员一下,其实就是统一口径。

周二早上,检查正式开始。听说反映还是不错的,假的材料能反应不错,已经thank goodness了。

下次,但愿不要有下次。真的有下次,咱做点真的可以不,假的太难做啦。

这一阵子忙完啦,还有活等着我,又能忙下一阵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