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7月6日,爷爷生日,给家里打电话,还和奶奶开玩笑说给爷爷煮个鸡蛋当生日礼物。

7月6日,爷爷生日,给家里打电话,还和奶奶开玩笑说给爷爷煮个鸡蛋当生日礼物。

7月7日,一学期的事情终于结束了,单位聚餐完和几个同事在街上溜达,老妈打电话说奶奶的病犯了,说是有间歇的癫痫。老爸出差竟然去了江西,家里没人,只能往回赶。因为在乡村,交通不便,而且是晚上,只能等到第二天早上再走。

7月8日,好不容易熬过一晚。坐上早班车往家赶,在路上就联系了堂叔找车在车站等我,回老家接奶奶过县城检查。老妈也打电话说人已经昏迷。中午12点回到家,2点半到急救中心,做CT,脑出血,丘脑出血并溃入脑室,出血量20ml,3点钟办理了住院手续,点滴挂上,监控仪也上了。将ct片给主治医生的时候,一声说了句很严重,等研究一下,研究了后就是拐弯抹角的告诉我没治了,丘脑出血的部位特殊,容易引起各种并发症,县医院手术治疗了3个,一个手术台都没下来,一个昏迷了3各月,去外地治疗的话,因为有ICU,可能会延长生命,但是最终结果是一样的。4点钟,签病危通知书。接着就和表叔两口子、一个婶子开始守在病床前,期望能出现点奇迹。用药治疗后间歇的癫痫加重,很用力的咬牙,用力伸直身体、握拳,需要人很大力的按住她的手才能避免滚针。

7月9日,奶奶虽然早上还在昏迷,但是生命体征比昨天稳定多了。9点多种,开口说了第一句话,表叔妈问奶奶认得她不,奶奶回答不认得,我接着问,一样。10点多,意识捎清醒些,已经认识身边的人,但是医生说瞳孔没有对光反射,还是无意识的。下午情况越好点,至少不用盯着监控仪的数字紧张的不得了,稍微报警就赶紧喊护士了,癫痫症状也消失了,换上了流体针,不再害怕滚针,除了用甘露醇降压外,另添加了硝普钠。下午2点多,在第二份病危通知单上签字。

7月10日,早上 奶奶的情况出奇的好,医生查房时,奶奶原本就有些的偏瘫的右腿竟然也动了动,可以根据医生的要求张嘴、回答简单的问话,但是还是没有对光反射,我以为又是情况好转的一天,虽然医生说第三至五天是加重期。中午换班吃饭的时候,大概12点40往后,病情突然加重,奶奶昏迷,血压不断上涨,前面可以维持2个小时的甘露醇失去作用,硝普钠的注射速度稍快血压就低的不行,稍慢血压还是往上涨,监控仪10分钟自动测一次血压,基本上我10分钟就喊一次护士,后来,估计丫的嫌我烦,改为手动,30分钟测一次。血压忽高忽低,我的那个紧张啊,老爸估计在下午6点钟左右才能赶回来,奶奶的独子,总不能见不上面呀,病床周围的亲戚也是一个比一个着急。医院也放弃治疗了,劝说我们回家,无奈,提前联系好了救护车,老爸6点半回来后和医生了解了下病情就又拉回家了。回家后可能因为家里的气温比县城低不少,病情反而稳定了点,至少呼吸不是很急促。

7月11日,老爸回来了,稍微松了口气,几天来第一次睡了6个多小时,前几天都是睡着一个小时左右又醒来的。11日一天的情况都还算稳定,奶奶也是一会昏迷一会清醒的,清醒的时候就把后辈叫到跟前,她张嘴依依呀呀的说,我们猜,猜对了她点头,挨个安顿着一些事情,比如对谁好点,不要欺负谁,要是放在哪里,哪里她还有点钱等等;昏迷的时候大家就换着守在跟前。

7月12日,早上天亮的时候还模糊的说着什么,但是已经听不清楚了。8点钟后进入昏迷,越来越严重。

7月13日,昏迷一天。

7月14日,中午的时候脚已经冰冷,脉搏也不稳定。晚8点后,手到半截胳膊也是冰冷的了。呼吸的时候,呼气比吸气时间要长,吸气时间非常短。晚10点50左右,奶奶过世。

7月15日到18日,按照习俗举行葬礼。

 

奶奶从得病到过世也就8天,算上葬礼12天,恍惚中感觉不是真的。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亲人的离开是可以这么随便的,看着奶奶的的坟茔,人的一生也不过如此。

抓紧时间对亲人好点、好点、再好点,虽然我们万般不愿意,但是死神的脚步不是我们的力量可以阻碍的。

 

PS:在医院的时候压力巨大,发了一句话的一片文章,得到了一些朋友的祝福,mofeiliveme无冷左小白firmtoinka林肆demonyesure、还有好几个人肉spamer谢谢你们了。用笔记本却找不到鼠标的无线接收器、触摸板实在用不惯,各位的链接等明天到单位了挨个加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