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自从上月22日忙完家里的事到单位后,普九工作接到手里就没闲过。 谁都知道这工作是假的,但是马上要迎接检查了,最基础的数据还定不下来,今天这么说,明天又是另一套,后天再说汇总数据太大,下面各单位再改小点。反正数据一直改,没个准。 这两天市局要汇总,总算能在等待中偷得一点闲。万一汇总数据变了,回来还得改...

自从上月22日忙完家里的事到单位后,普九工作接到手里就没闲过。

谁都知道这工作是假的,但是马上要迎接检查了,最基础的数据还定不下来,今天这么说,明天又是另一套,后天再说汇总数据太大,下面各单位再改小点。反正数据一直改,没个准。

这两天市局要汇总,总算能在等待中偷得一点闲。万一汇总数据变了,回来还得改。

再说说教师调动。以往调动都是拿着银子托关系调动的,今年不知怎么的是考试选拔调动。有没有猫腻先不管,反正不需要报名费,就凑个热闹。结果咱这大马哈把高中化学看成初中化学,教育局电话叫过去修改,发现初中没得报,我就说报小学行不,人事股长看了看我,我再说我的专业和职专的一门课一样,但是我的资格证不够,他就说报上吧。结果我就成了报名考职专教师中的一员了,总共招十几个,只报了七个,不知道会不会组织考试。而且具体的考试日期竟然是10日左右,真不知道决策层怎么拍脑袋的。

大学学的那点东西,回来后半毛钱的用都没有,早都连本带利的还给老师了,现在突然要考专业知识,我XX,先找人家的课本瞧瞧是些啥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