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不知何时,教育和教师成为整个社会瞩目的焦点,让我这个干了十几年教师的人感到莫大的欣慰。对教育的关注是我们这个社会进步的表现,无论是批评还是赞扬,都...

不知何时,教育教师成为整个社会瞩目的焦点,让我这个干了十几年教师的人感到莫大的欣慰。对教育的关注是我们这个社会进步的表现,无论是批评还是赞扬,都让我时时反省,在实际的教育活动中尽量少犯错误。

当然,关于教育的讨论更多地是从宏观角度出发,很多观点直接冲击了目前流行的教育观。但是我发现,有些观点却显出对教育的实际情况不够了解。

首先关于教育改革,很多人觉得教育改革好像触犯的是教师的利益,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。当前最希望教育改革的一个是受教育者,一个就是教师群体。虽然改革可能会把教育推向市场,竞争机制的引入必然会加剧教师的危机意识,再想混日子恐怕是不可能了。那么为什么教师也希望改革呢?

主要是因为目前教育行业的一系列制度维护的不是一线教师的利益,而是一些教育管理部门的利益。单从学校的角度来说,每一年,学校要招很多高价生,在我们这个北京的普通中学里,中考成绩没上分数线的进来要交3万元,学校一年招新生200人左右,高价生有40人左右,光这笔收入就多达100多万。可是这笔钱究竟怎么用的?领导说教委要求大部分上缴,其余学校自己支配。交到教委的那笔钱,一般教委也会再用到学校的发展上。作为一线教师,我没有理由不相信领导的说法,但具体情况怎样,好像没有人明确告诉过我们。无论一年这笔收入有多少,我们的工资、福利是没有什么变化的。

从理论上讲,学校的主人应该是教师,因为主要是教师的劳动使这个学校得以存在和发展。但事实上,教师在学校处于一种被领导管理和监督的地位。目前中学普遍实行校长负责制,校长是学校的法人代表,所以校长管理和监督教师是理所当然的,关键在于这种管理和监督是通过什么方式体现出来。在学校里,教师被动地接受领导的管理,教师的意见对学校的发展影响很小,所以教师普遍对学校的“大事”反应冷淡。现在教育行业的改革其实已经使教师有了强烈的危机感,小学教师已经开始下岗,初中教师开始过剩(这只是现象,至于教师是否真的多了,是另一个问题,暂不涉及),高中教师也已经实行聘任制,聘不上的有可能去教初中,或者转岗。一个教师要想在学校中站稳脚跟,就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。但有意思的是,所有的改革都没有触及学校二线职员和领导层。相反,领导的工资大幅增长。当教学目标没有达到时,教师要被扣工资(而不是奖金,因为没有什么奖金),领导则不受任何影响。改来改去,对教师的监督加强了,可是谁来监督学校领导?学校领导向谁负责?

所以,教师是希望改革的,但希望的是公平的改革,触及问题实质的改革。而且,改革的方向应该是把教师当成学校的主人,而不是单纯被管理的对象,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调动教师的工作积极性,才有利于教育的长远发展。

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教师收入的问题。有一阵子,教师被列入了高收入阶层,我们私下里对这个结论颇不理解。当然教师当中是有一些人的收入很高,但主要是靠常规工作之外的额外劳动,这种额外劳动是直接面向市场的,所以当然要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。所以他们的收入是正当的,合理的,应该的。但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,而且他们的高收入部分主要是非常规收入,并不能代表教师这样一个特定职业阶层的收入。我们学校是北京的一个普通学校,教师常规收入主要有这样几部分:国家财政拨款部分,包括基本工资、岗位津贴和职务工资,这一部分是根据职称确定的;另一部分是根据工作量确定的,就我们学校来说,一节课的课时费是12~15元(根据所教年级和职称确定),一个教案8元,一个班的作业费语文这样的主科是30元(一般一名语文教师教两个班),历史这样的科目只有10元(一名历史教师一般教四个班)。第三部分就是一些杂项,微乎其微,对工资影响很少。全校的平均工资大概是2100元左右。在北京,这恐怕刚够小康水平。值得一提的是,教师目前完全没有福利分房,除了公积金外,每月的住房补贴从80到100多元不等。除了常规收入外,当然还有非常规收入。主要是晚自习和周末补课费,两个小时的晚自习以前是100元左右。由于教委明令禁止学校收晚自习费,可是为了保证学校成绩和在全区的排名,又必须上晚自习。所以,这笔钱现在已经改由学校出,当然发到教师手里的就很少了。周末补课目前也按要求取消,但高三和初三的学生如果不在学校补,就会到校外补,其花费更高,所以学校依然周末补课,但是必须打着校外补习学校的名义,而且学生自愿参加。周末补一节课80分钟,150元。这样算下来,这笔非常规收入有800到2000元不等。但是,能得到这笔收入的人占所有教师的比例大概只有10%,平均到所有教师身上,一个学校教师的平均月收入不会高于2500元。这样一个收入水平在北京仍然属于中等偏下。

第三个问题就是教育改革究竟触犯了谁的利益。对一线教师而言,我们希望有良好的管理,有效的指导,民主的氛围,教师作为教育工作的主体,应该是教育改革的受益者和主要拥护者。但目前的教育改革似乎不但没有维护教师的利益,从根本上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,相反,却引起了教师的普遍反感,这不能不引起制定改革措施的人的注意。如果单纯强调增强教师的竞争意识,而制度不得当的话,很可能进一步助长教育向功利的方向发展,教师将沦为名副其实的“服务者”(这也正是目前很多人强调的教师应该具有的意识)。试想一下,如果教师只是以提高学生的成绩为自己服务的目标,这样的教育还会有什么前途?目前的状况是,教育行政部门在制定教育改革的政策时,很少触及教育行政部门自身的利益,教育改革总是先拿教师的利益开刀。难怪这些年教育行业年轻人流动得特别快,没干几年,就转行了。一个行业不能吸引年轻人补充新鲜血液,这个行业会快速、健康地发展吗?

作为一名一线教师,我为我所从事的行业而骄傲。但这些年深感教书育人越来越难。整个社会教育改革的呼声很高,但到了教育、教学的一线,却经常成了贩卖口号和新名词的虚文。一说素质教育,就是减轻课业负担,增加学生的课余活动,或者就是发挥学生在课堂上的主体性。关键是如何发挥学生的主体性,如何在实际的教学活动中体现素质教育的理念!

PS:自己是一个刚从事教师行业三年的新手,同样是学校,毕业前后的角色转换,对所谓的教育稍有体会,转载此篇,只因觉得说的很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