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在这个被称为老区的地方土生土长了好多年,越来越感觉在这个地方活不下去了。 进入21世纪后发展确实很大。 原来的小县城扩大了好几倍,原来可以在河边的背书、聊天的田地也变成了住宅小区,记忆中的土坯房子也早没了踪迹,从小学就开始不断植树的那个山头终于绿了点(当然是行政命令下各单位分片种植的,也仅仅是这一个...

在这个被称为老区的地方土生土长了好多年,越来越感觉在这个地方活不下去了。

进入21世纪后发展确实很大。

原来的小县城扩大了好几倍,原来可以在河边的背书、聊天的田地也变成了住宅小区,记忆中的土坯房子也早没了踪迹,从小学就开始不断植树的那个山头终于绿了点(当然是行政命令下各单位分片种植的,也仅仅是这一个山头)。

石油开发也进入白热化,农村到处是大吨位载重汽车、吊车,井架遍布山头,汽车开过,带起尘土一溜。穷乡僻壤也发现了煤,国企进入,然后是建行、工行等以前撤掉的银行又屁颠屁颠的回来了,有煤就得拉出去,就得用掉,铁路很早就立项了,也快动工了,美其名曰结束了老区无铁路的历史,还有谣言说要建立火电厂,但是至今没个准信。高速公路也马上要开工了。扬黄工程也紧锣密鼓的干着。

一片祥和的景象吧,生活照着这样子发展下去该多美妙、多和谐。

近几年提倡地膜种植,然后就又是行政命令,沿路的地,全部种植地膜玉米,大有赫鲁晓夫推广玉米种植的架势,路上飞起的尘土落在叶片上,又会造成减产,加上干旱……

石油是个好东西,油价疯涨,油企哭穷,相邻的县石油开发的早,据说现在地下谁已经污染,这边又在大会战,说要打井打成筛子眼。穿着红色工作服的人到处都有,老百姓就开始痛宰他们,物价使劲涨,丫不怕,丫有钱,可老百姓没钱,物价涨上去就下不来了。全县各条河流都被截成一段一段的,把水抽出来供油井使用。

煤也没多大事,就是矿井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河中、偶尔挂掉几个矿工用钱封口就行了。

县城居民用水的取水地已经遭到污染,3天中有2天半都在停水,放假后回县城没注意储水,结果第三天连洗脸、刷牙的谁都没了,平时也要祈求各位大神保佑别在洗澡时突然停水,那就真要了亲命了,水中的漂白粉多到可以堵塞水龙头的过滤网。

我就一小市民,没什么远大理想,没有石油,不要紧,大不了不开车;没有铁路,也不要紧,好多年出一次门;没有高速公路,更不要紧,连车都没,就算有了,这二级公路还凑合能用。但是没水就活不了了,可以去外面吃饭,总不能每次都跑外面上厕所、洗脸、刷牙吧。半年来都这鸟样,还说9月份扬黄工程好了就可以吃上黄河水,可是看那工程进度,明年9月能不能完工还是个未知数,更别说咱那母亲河的水隔好几百公里搬来后是什么味道了。

亲,你要剥削我们,压榨我们的劳动,高物价低工资,活的没尊严,这都行,剥削人也得让人活着才能剥削呀,总不能渴死了剥削死人去呀。

真特么的受不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