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一面大张旗鼓的宣传工作进度,一面画着大饼安抚着躁动不安的众人,领导们眼中的一切顺利,吃瓜群众的惶惶,就这么过了六月。

2018-06-空空裤兜

一面大张旗鼓的宣传工作进度,一面画着大饼安抚着躁动不安的众人,领导们眼中的一切顺利,吃瓜群众的惶惶,就这么过了六月。

有舍有得的工作,说起来、动员起来、鼓动起来,很高大上。渐渐逼近自己的时候,面对各种流言,面对无法预知的即将到来的日子,迷茫也日渐加重。以前到手的工作强迫症似得必须尽快、尽可能完美的完成,别人做不好会郁闷生气,现在已经撒手交由别人处理,只知道有某些工作,具体完成情况、进度不再过问。到处弥漫的对未来的担忧,不是某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的。

七月的最初几天,已经撕掉了六月画的饼,虽说对于自己没啥影响,只是很失望。某群人是真的无法相信的。

心情繁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