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月初了,坐下来想了想上月的事情,果然比想昨天上周的事情难多了,除了上个月好像很忙,又好像啥都没干成,再想想,好像还是抱怨,这日子。。。 六月,闲了半年的工作意料之中变动了,意料之外的去了一个一点都不熟悉的部门,然后就变成一个人的部门,扛着上级、同级不能部门的狂轰滥炸,微信工作群,经常是赶紧回收到,压...

2019-06-空空裤兜

月初了,坐下来想了想上月的事情,果然比想昨天上周的事情难多了,除了上个月好像很忙,又好像啥都没干成,再想想,好像还是抱怨,这日子。。。

六月,闲了半年的工作意料之中变动了,意料之外的去了一个一点都不熟悉的部门,然后就变成一个人的部门,扛着上级、同级不能部门的狂轰滥炸,微信工作群,经常是赶紧回收到,压根来不及看安排的啥,因为不赶紧回,电话就过来了。以前的工作,有个小孩可以帮着分担一部分,其实很爽,结果换来一老人,我还得帮他做他自己的工作,比如写坑爹的日记。一个人、俩套活。

忙是忙得很,只是不知道为啥忙着,又忙出啥效果了,目前除了装订出一大摞应对一波波检查的资料外,一无所获。着手整理业务所需的政策文件,进展算是刚起步,只整理出来今年的政策和目前工作亟需知道部分。考试,买了练习册,还没看几眼。瞅着日渐上升的体重,却管不住嘴,迈不开腿。想法很多,行动很少。

形形色色的人、形形色色的事情,越来越明白不能由着性子不管方式的做事情,却也越来越压抑,事情很多,也尽力都做了,可是没有一点点兴奋。

只想能睡到自然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