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12-空空裤兜

年末的时间过的飞快,11月初,还在嬉笑着一堆人去考证,彼此说着对方及格差一点,结果这马上就进入20年代了。

工作的事情不说也罢,可能是自身的缘由吧,满身怨气。两个部门,竟然剩我一个孤家寡人,领导也没有加人的意思。一个部门的工作配合艰难,人行是大爷,单位的部门是大爷的忠诚跟班,大爷说啥就是啥,决不能让大爷不开心。放管服整了几年了,人行压根就没看到哪里有服,抄起电话训人的时候那个牛逼啊,很大爷。各种绩效考核指标、各种总结、各种会,然后就把10年代最后的时光过完了。

考证的时候为了完成阴阳师周末的活动,随身带了笔记本,睡觉也要把游戏记得挂上。玩到12月,发现玩俩号好累,萌生了退游的想法。等到最新的up活动,一顿抽,还是脸太黑,SSR全图鉴就是差点点。直接藏宝阁上架。卖号时手续费8个点,美其名曰信息费,提现时每笔2块手续费,网易,我充了钱,你依然是爸爸。

没有游戏可以玩了,抱着泡面盖子刷《庆余年》,求推荐不用猛操作也不用太费时间的游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