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5-空空裤兜

被喷成一地的国际劳动节假期结束后,又要被迫营业了。

一直以为我这等庸才,音体美在学生时代就已知完全没有一点点称得上才能的点,更别说天赋这种人间难得几回闻的东西了,上上次破天荒被拉出去做主持,在排练环节就因表现太过不忍直视被刷了,上次单位搞个跳舞的啥活动,练了三次,拍屁股跑了。这次半百人的腰鼓,是跑不掉了,那就端正态度,安排到哪都站到哪吧。

每天下班后练三个小时,期间还要不停被教练和领导教育,说是表演不好丢脸,想想也挺奇怪,我们都不怕丢脸,他不上场他怕啥,没道理呀。

腰鼓在边上当绿叶还没有学会,又入围一个大合唱,简直牛逼的不行不行的。八小时之外充满着奋斗的身影,甚至周末也已经奉献。

单位人事变动了,没啥好谈的,从提拔到最终任命,充满着诡异,存在很多不合常理的操作。

高血脂的问题,经过了一个月药的洗礼,期间吃了半个月牛肉面和大鱼大肉,面对指标乱动的化验单,换个药再来几个月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