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6-空空裤兜

6月,感觉上发生了很多,过得急急忙忙的。

已经在五月排练了一个月的腰鼓,县委县政府举办的红歌联唱也在六月开始了排练,同一拨人,被两个活动抢,经常早上发的腰鼓排练通知,在下午就被改成合唱排练了。一百人挤在一个不大的健身房里,合唱3个小时,太热了,而且中间一般休息就十分钟,真不如在室外排练腰鼓,一来室外晚上凉快,二来我所在的位置是被放弃的,基本上都是别人排练很久,我们区域的上去练一下,老老实实呆着耗时间。

中间有一次,合唱排练了4个小时,最后不得不解散的原因是附近居民投诉噪音扰民,而排练地点就在环保局,很是快乐啊。

21号合唱比赛,21号开始腰鼓节目彩排,时间赶得狗一样。早上七点出发去舞台定位定灯光,完毕11一点赶回县城。1点顶着大太阳晒得眼晕,彩排合唱,化妆,晚上比赛。奔着练了一个月,至少不要拿倒一的想法,结束比赛后竟然比预想中好太多。腰鼓我的区域果然是观众席,从头到尾都不会有镜头那种,不上场都没有关系的那种,同区域还有同事会阻碍摄像机,被要求移动位置。虽说没有镜头啥的,至少练了俩月,最后一次,没有出错的完成了。

6月初,单位人事变动了很多,我也从一个呆在县城乡镇人员变成一个真正的乡镇人员,工作交接后就开始了一个小办公室主任的工作。要操心对外的工作,这是正事,还需要操心对内的生活,小到一瓶洗洁精大到各种维修,还要维护各部门的协作。一个闲散几年的人员,突然感觉很累。

年纪轻轻,吃着降血脂的药,一天一片还经常忘记,还被经常看做躲酒的借口,其实看见啤酒,是真的有点馋的,为了那不确定的药效,硬捱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