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2季度-空空裤兜

一晃已经三个月过去了,只言片语未曾留下。真的是对时间的感知迟钝了吗?快速流过,一无感知。一天一记做不到,一周一记不行,一月也是无法实现了。

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四月做过什么事情,可能都无意义吧。

五月,疫情下的假期,没甚感觉。年年都有的业务大比武,提前到五月拉开帷幕,不同层级的,隔三差五的进行网络测试。

六月,小部门承接了一个不算大型的单位活动,第一次组织,很没有经验,好在同事们倾力相助,活动也算圆满完成。意料之外的,单位突然进行人事变动,和领导谈了谈自己的想法。从一个躺平上班的部门,到了一个出力不讨好还忙的要死的部门,当然,同事们看到的和我感受到的是一样的,不一样的可能是心态。躺平,干了工作和不干工作好像没差别,人也没动力,反正事情不多,还可以拖一拖。忙了,至少在这个年纪,不会让环境逼着我躺平。

 

 

新的部门,新的同事,遇到千奇百怪的问题,遇到千奇百怪的人,边走边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