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9月,奔波在培训的路上,10月,还是奔波在培训的路上。两个月即将结束,算了算上班时间也就半个月。 国庆节,凑了一次热闹,观摩人山人海,结果从小县城出城就被堵了,景点人挤人,酒店更是挤,贵也就不说了,还是订不下。还好只是出去了一天。壮着胆所子去蹦极,冷风嗖嗖的等了个把小时,还没感觉害怕就被人给推下去了...

2018-09和2018-10-空空裤兜

9月,奔波在培训的路上,10月,还是奔波在培训的路上。两个月即将结束,算了算上班时间也就半个月。

国庆节,凑了一次热闹,观摩人山人海,结果从小县城出城就被堵了,景点人挤人,酒店更是挤,贵也就不说了,还是订不下。还好只是出去了一天。壮着胆所子去蹦极,冷风嗖嗖的等了个把小时,还没感觉害怕就被人给推下去了。结果不知道是被绳索拽了还是站立久了,腰疼了半个月。

前路很迷茫,接近最终确定的时间点了,何去何从还是没着落,有选择有时还没没选择来的痛快,面对选择,实在是无法判断远期会是啥情况,等待月底宣布结果。

这几天,还是忙着已经被赶上鸭子架的考试,临时抱佛脚,不知能出啥成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