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-01-空空裤兜

2022年了,距离吼得最凶的世界末日,已经快十年了。和以前的同事一起吃饭,嚷嚷着四十了,猛然惊觉,自己也马上四十了,坚决不能再说虚岁了,一枝花是不可能了,油腻大叔是肯定跑不掉。

一月份,都在说着要过年了,却没有一点马上要过年的感觉,因为距离西安较近,晚上八点街道已经很少人,去年白天街道两边紧蹙的临时商户,今年也了无踪影,可能搬到哪个我不知道的市场了吧。进口火龙果频繁检测阳性,最后也放弃了去水果批发市场买水果的念头,直接放弃买水果。需要买一些平时自己不买的东西,发现现在的物价是真的贵啊。

一月份,开了好多的会,思来想去,好像没记住啥内容。

都一月份了,今年还需要学习吗?一来没有目标,二来还没有准备,三来因为懒,四来学了好像没有啥用。可是不学习又怕自己废掉,不停纠结,一月也就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