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 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,11点半,在美国NBC一个叫“深夜秀”的电视节目中,一个下巴很长的男人,又在对时任总统布什的嘲讽中,开始了他一天一次的“脱口秀”节目。

 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,11点半,在美国NBC一个叫“深夜秀”的电视节目中,一个下巴很长的男人,又在对时任总统布什的嘲讽中,开始了他一天一次的“脱口秀”节目。
  这个几乎每天晚上总能整出几个“布什笑话”的节目主持人,叫Jay Leno。当然,他不是唯一一个讲“布什笑话”的电视主持人,其他几个最著名的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,每天也在马不停蹄地调侃布什。在美国的脱口秀界混,不讲布什的笑话,就跟去竞选世界小姐却不肯穿泳装一样,根本不可能赢得民心。
  如果我是美国总统,可能都不敢打开电视。这么多大大小小的节目,成天拿自己开涮。随便打开一个台,骂自己的;换一个台,又是骂自己的;再换一个台,还是骂自己的。
  不但不敢看电视,杂志、报纸也不敢随便翻。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犯了一个语法错误,3年后报纸上的漫画还在说这事。明天民意调查降了两个百分点,后天整个媒体都在幸灾乐祸地瞎起哄。
  就是不看电视报纸,人家还可能跑到你家里来调侃你。有一次白宫新闻记者招待会上,脱口秀主持人Stephen Colbert作为发言代表之一,干脆指着布什的鼻子嘲讽了近半个小时。他说:“据说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,按照这个说法,我们美国已经帮助伊拉克建立了最好的政府。”他还说:“总统先生,现在报纸上说你的支持率才32%。别理那些老说瓶子半空着的人,其实,瓶子哪里是半空的,2
/3都是空的。”
  布什能怎么办呢?既不能派人把他给抓起来,也不能说人家“太简单,有时候幼稚”,只有坐在台下跟着别人傻笑,牙被打碎了还得往肚子里吞。
  关于布什的笑话,可以分为几类。一类是嘲笑他的智商和文化水平的。比如,David Letterman的笑话:“今天白宫传来了好消息,说布什总统已经通过了年度的身体检查。不过,目前大脑检查方面还没有消息。”一类是骂他的外交政策,尤其是伊战政策的。比如,还是David Letterman的笑话:“本周初,布什悄悄潜入伊拉克进行访问,不过我说,要不我们也悄悄潜出伊拉克怎么样?”还有一类是骂
他的国内政策的,比如骂他面对卡特里娜飓风袭击,反应过于迟缓,像Conan O'Brien的笑话:“今天是卡特里娜飓风一周年纪念,也是布什总统发现这个飓风半周年纪念。”
  面对这种排山倒海的开涮,如果说布什有什么可以聊以自慰的,那就是他不是唯一被调侃的政治家。克林顿、戈尔、切尼、克里……也都时不时被各类媒体拎出来,煎炒烹炸。布什实在是气不过的时候,可以看看别人,尤其是他的竞争对手如何被调侃,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
  其实人们成天拿政治家开涮,天也没有塌下来,地也没有陷进去。布什从2000年到2004年被笑话了4年,到了总统大选的时候,还是照样被选上去。把妖魔鬼怪放出来,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。观念的市场里,有各种各样极端的声音,老百姓的意见总会通过一番摇摆,回归中庸之道。相反,把妖魔鬼怪死死地关进盒子里不让透气,民意反而像个不断升温却没有出气口的高压锅一样,慢慢凝聚成越来越危
险的压力。
  从另一方面来说,主持人对政治家们极尽打击调侃之能事,也未必就是在实话实说,也有商业上哗众取宠的需要。不笑话政治家笑话谁呀,老百姓就爱看这个。
  后来我就渐渐琢磨出一个道理:开放社会和不开放社会最大的区别之一,就是政治家乃至一般的公众人物,是不是足够“皮厚”。
  从普通民众的角度来说,我当然是希望政治家们很皮厚。有笑话听的好处就不说了,关键是,在一个指着总统的鼻子骂都不会被关进监狱的社会里,普通人会有更大的安全感,而安全感,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