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,讲述者信誓旦旦地保证它的真实。 我们在列车上相遇。长夜无聊,免不了要谈论一下女人。他问:“老弟,你结婚了吗?”我说:“结婚就像逛商店一样,没带钱包时,满眼都是好东西,恨不能全搬回家去。真的带足了钱时,却一样也瞧不上了。我真的有了结婚的念头,却发现身边的好女人都消失不见了。”他认真...

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,讲述者信誓旦旦地保证它的真实。

我们在列车上相遇。长夜无聊,免不了要谈论一下女人。他问:“老弟,你结婚了吗?”我说:“结婚就像逛商店一样,没带钱包时,满眼都是好东西,恨不能全搬回家去。真的带足了钱时,却一样也瞧不上了。我真的有了结婚的念头,却发现身边的好女人都消失不见了。”他认真地建议我:“也许你应该到银行试试看。”我茫然不解,他就讲述了下面的故事。

“我有个很要好的哥们。他父亲是当地的高官,娶了一个年轻的老婆,生下兄妹三个。他是老大。当时人们还不太讲究身份,但他毕竟是一位干部子弟,和我这普通家庭的人交往,一点架子也没有的。”

“文革来了,他母亲被整得自杀了。他那些年吃了许多苦。他是狗崽子呢,平常交往的朋友全断了。他是个古怪的人,很有那种宠辱不惊的气派。他处在逆境时,我冒着危险同他做朋友,他也没有说过一句感激的话,就像他以前没有在我面前摆过大家子弟的谱一样。他被揍得鼻青脸肿,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。人都走光了,我扶他起来,他脸上仍笑嘻嘻的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原本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的,这下当然全吓跑了。他的青春被文革一耽误就是十多年,35岁了还是没结婚。”

“他父亲后来平反了,官复原职,又娶了新老婆。他不想搬回原来住的小洋楼去,宁愿住在郊区的破房子里。他父亲为补偿他这些年来受的苦,给他找了很好的单位,他也不去上班,自己开修车铺子,先是修自行车,发展到后来就修汽车。有些多事的娘们,冲着他家的门第,要给他介绍对象的,都被他拒绝了。那些娘们说他被打坏了神经,变得不正常了,其实这全是放屁。”

“他看上了一个银行的姑娘,每天跑上十几里地到那银行去存钱,每次存10块钱。那姑娘看他来得次数多了,也就留意上了他,问他存钱做什么?他说用来娶老婆的。姑娘笑了,说你一大把年纪了,怎么还没结婚呢?他说钱赚得太少了。其实他那时已经有几十万的资产了。当时有钱的暴发户也不少,都胡乱挥霍的。我很佩服他的定力,如果我那么有钱,早就张狂起来了,跑到心爱的姑娘面前炫耀,也许早就把她搞到手了。他还是每天到那储蓄所存10块钱,风雨无阻。就这样他存了三千多块钱,跟那姑娘也见了300多次面了。”

“有一天,他跑到银行去,说要把钱全部提出来。姑娘见他满脸忧愁的样子,就问他做什么?他说母亲生了重病,要他寄钱回去看病。姑娘说,那你的老婆本岂不是全没了?他说有什么办法,还是母亲要紧。姑娘问,老人看病的钱够么?他摇摇头。姑娘说,我可以借给你1000块,这些钱你可不能拿去娶老婆。”

“过了些日子,他老是不出现,姑娘有些担心,终于盼到他来了。他直截了当地说,母亲去世了,钱也花光了,看来一时半会儿也还不上债了。不如你嫁给我吧,成了一家子,我就不用还钱了,你也不用再追着别人要钱了,多么省心,简直是两全其美的好事。姑娘脸红了,居然答应了他的要求。后来,姑娘的父母加上全体亲戚来反对他们的婚事,阻挠她嫁给一个穷困潦倒的老男人。我的朋友当然毫不在乎,姑娘也坚决不屈服,到底两人还是结了婚。别人都认为那姑娘是跳进了火坑,谁也想不到她是嫁给了富翁。这两个别人都认为是笨蛋的家伙,其实再聪明不过了。”

然而,这太像一部电影的情节,而且是那种好莱坞的黑白片子,结局是甜美的大团圆。这个据说属实的爱情故事给我们的教训是:永远不要让金钱充当爱情戏的主角,相爱的人才是真正的主角。另外,有可能的话,去娶一个在银行工作的姑娘吧,也许,她平常看多了钱,就不把它当回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