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慢慢悠悠的火车,硬座伺候17个小时,硬座客车,稍微舒服点,7个小时,总算回到家了。

慢慢悠悠的火车,硬座伺候17个小时,硬座客车,稍微舒服点,7个小时,总算回到家了。
回去还没有把腿稍微伸直歇歇,又要出发了。
走的时候阴雨连绵,两个半小时小巴。到站,在冒雨去长途车站买票,不紧张的票我竟然买到加铺,上车后和另一男的盘腿挤在上铺,出师不利啊。
坐着不舒服,好歹是上车了。到长武,超载被抓到了,悲剧的我被请下车,走出高速,坐一小面包转到服务区重新上车。继续盘腿,打坐。
下雨的夜晚,车上冷啊。
熬啊熬,熬到昆山,车上人终于少了很多,可以伸直一下腿。
不多会到上海,出车门,瞬间跳进蒸笼。
挤地铁,挤公交。赶紧回宿舍睡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