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最后一个月,是倒霉的一个月。 闲的蛋疼,钱包扔车里,更蛋疼的是——车门没锁。然后理所当然的丢掉了。 钱没了,心疼,卡没了,麻烦,身份证没了,就不是一般麻烦了。至少两个月的办理期,工资卡不能挂失,因为挂失了没有身份证补卡,工资都没地方发,至于出门溜一圈,想都别想。社保卡也丢了,挂失补卡倒是简单,至少八...

2016-12-空空裤兜

最后一个月,是倒霉的一个月。

闲的蛋疼,钱包扔车里,更蛋疼的是——车门没锁。然后理所当然的丢掉了。

钱没了,心疼,卡没了,麻烦,身份证没了,就不是一般麻烦了。至少两个月的办理期,工资卡不能挂失,因为挂失了没有身份证补卡,工资都没地方发,至于出门溜一圈,想都别想。社保卡也丢了,挂失补卡倒是简单,至少八个月的办理期,我也是醉了,还好不急着买药。

年末了,没有最急钱过年的,只有更急钱过年的,切记防贼啊。